钻石彩票{1560.vip}

华语偶像天团生存状况调查:日子过得紧巴巴

日期:2020-01-07 13:21

text1

华语偶像天团生存状况调查:日子过得紧巴巴

text2

棒棒堂2007年出道,原本有六名成员。

text3

2009年,团员、粉丝闹不和,公开场合互骂“忘恩负义”。

text4

2010年,两名团员单飞,其余四名重组Lollipop-F。

  采写_本刊记者 叶清漪

  自天王天后以来,“天”字辈里还多了一位后起之秀叫做“天团”。相信当看到Super-Junior、东方神起、Wonder Grils等偶像天团不仅在韩国人气爆棚,在中国也能赚个盆满钵满时,凡爱国的有识之士均会迅速产生一种Copy的想法。于是,至上励合、兄弟联、BOBO、i Me、M.I.C、A-ONE、HIT5、8090、SD5行堂,加上台湾的棒棒堂、黑涩会……这两年,国内的偶像团体们一茬一茬地长了出来。这些名字的含义一个比一个更难揣度,记忆性也一个比一个差,但这一切都不能阻挡他们冲向“天团”的决心。这些年轻的中国孩子学着韩国偶像天团的样子,留厚刘海、画粗黑眼线、在任何时刻都浓妆以待,跳着自以为很帅的舞蹈,期待着万千的宠爱。

  这种偶像团体大冒进的形式很像前几年的港台,当时F4、5566、183club、Energy、可米小子、B.A.D、Boy’2、4 in Love等等层出不穷轮番登台。只是几年后,这种团体热就烟消云散,能留到现在的,实在寥寥。唯S.H.E、飞轮海,就算加上名存实亡的Twins,也只有三支而已—并且,活下来的,其模式都不怎么日韩。

  这些自称“天团”的组合到底活得怎么样?他们有没有可以期待的光明未来?我们走访了媒体人,资深日饭韩饭,广告公司客户总监,演出商,至上励合经纪人,前可米小子成员安钧璨、申东靖等,试图让你了解到这股偶像潮流的前生后世。

  华语天团生存现状调查:日子过得紧巴巴

  一群年轻男孩女孩蹦蹦跳跳,所到之处总是热闹。舞台下的粉丝也是年纪轻轻的孩子,难免被帅气、可爱、会跳舞等等原因迷惑,青春期的游戏总是需要荷尔蒙陪伴。然而风光多是表面,能转化成实际的代言费、商演出场费、专辑销量的,相当寒酸。

  知名度

  媒体无视 寿命短暂

  目前市场上偶像团体可谓层出不穷,国内有至上励合、兄弟联、BOBO、i Me、M.I.C、A-ONE、Hit5、8090、SD5行堂等接连出道,只是市场的容纳力有限,以上组合能被认可的甚少。其中至上励合可能是目前最被看好的一支,出道以来发行了两张专辑,有了一首大红曲目《棉花糖》,并且12月18日即将举办首场演唱会。M.I.C则出道不久,号称是太合麦田唱片公司培训了4年的秘密武器,走活力嘻哈男孩路线,因获公司力推,目前看上去声势不错。除此以外,其他团体基本都处于无声无息状态,记者调查了多位娱记,只有几位迟疑地表示略有印象外,大多数人迷惘地表示从未听说。

  华语偶像团体的运作多是短线,匆忙的上马,注定了他们的寿命往往以三年为期。可米小子2002年11月才推出首张专辑,2005年就已经宣布解散。Energy顶着“史上最杀男孩团体”称号出道,同样3年时间就已经走向下坡路,最后无声无息消失。棒棒堂2007年发行首张专辑,2010年即有两位成员单飞,剩下4位另组组合Lolliplp-F。黑涩会2006年成团,单飞掉数人之后改名黑girl,这未能阻止悲剧的继续,2010年团队宣布正式解散。 2007年好男儿选秀出身的井柏然、付辛博组成BOBO组合,2010年俩人各自单飞……这些人们记忆里曾经走红过的团队尚且如此, 那些不知名团队就更加短命了。团队解散后,通常团员各自在不同领域发展,包括演戏、主持、模特等等,也有不少彻底消失在娱乐圈。但迄今为止,在这些人中尚未出现大咖。

  市场

  反应平平 收入寒酸

  “台湾是无论艺人啊还是组合啊,通告费一律是1350块台币,相当于200多人民币吧,我们可米小子是5个人,那就需要5个人分,公司还要抽成,分到每个人手里,大概就相当于人民币20多块”,安钧璨回忆起他的可米小子时代,就要感慨,做组合实在不是一个赚钱的职业。

成功案例 返回头部